印尼发布煤炭出口禁令 对海运市场有什么影响

返回列表 来源: 发布日期: 2022.01.10
瞬移达物流公司是一家拥有高品质的基辅空运公司,严格的安检系统为客户和自己提供可靠的安全保证。

据央视财经报道,印度尼西亚能源与矿产资源部近日表示,为了缓解当前印尼煤炭供应紧缺的问题,优先保障国内电力需求,印尼自2022年1月1日至1月31日间禁止煤炭出口,包括正在装运以及尚未装运完毕的运煤船,所有煤炭都将优先供给国内电厂,以防电力危机损害正在复苏的经济。

印尼是全球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国,2020年的出口量达到约4亿吨。暂停煤炭出口直接刺激了地区煤炭市场的情绪。

2022年1月4日,中国的动力煤主力合约在印尼宣布禁令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大涨6%,达713.8,创下几个月以来的最大涨幅。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士新表示,禁令是印尼政府短暂性的紧急措施,具体执行的时效还是可以商量的。在国际层面,印尼有维持自身作为稳定能源供应国的形象和地位的需要,相关的进口国也会向印尼政府交涉,施加压力。周士新预测,这项禁令很有可能不会维持一个月之久。


16413698151761903_1280x824



至于中国国内煤炭市场方面,华泰期货分析称,接下来随着国内煤炭新增产能的加速释放,产量进一步增加,或将阶段性出现供大于求局面,叠加国家保供政策的实施,煤价依然有回落空间。


对于突如其来的限制令,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矿产和煤炭司司长贾马鲁丁(Ridwan Jamaludin)解释道,因为煤炭生产商未按“国内市场义务”(DMO)供应煤炭,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和其他发电厂的煤炭库存处于极低水平,对印尼电力供应构成威胁,故决定限制煤炭出口。

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在公告中补充道,电力供应不足可能会影响到千万家庭和工业用户。

“如果不采取战略措施,印尼国内可能会出现大面积停电。”印尼交通部在1月2日也发表声明,要求印尼全国的海运公司以及航运机构都必须遵守这项禁令。

贾马鲁丁所提到的“国内市场义务”政策,是印尼在2018年出台的。该政策规定,煤矿企业必须以每吨不超过70美元(约合446元人民币)的价格向国内市场供应年产量的25%,不遵守规定的企业将被禁止出口煤炭或被罚款。

70美元的价格目前远低于国际市场价,印尼煤矿企业多次要求提高70美元的“天花板”或降低供应比例,但印尼政府始终未予同意,并在2021年12月31日,再次发表公告确认,电煤价格最高70美元每吨。

去年以来国际煤价大涨,导致部分企业不愿意以此低价供应印尼国内企业,印尼政府因此加大执法力度。在2021年8月,就有34家印尼煤矿企业因未能履行1~7月的“国内市场义务”政策,被暂停煤矿出口或罚款。

如今惩罚力度再度加强,由于是普遍禁令,那些完成了“国内市场义务”的企业也被波及,引发不满。

印尼煤炭矿业协会主席斯贾利尔(Pandu Sjahrir)3日表示:“现在的主要目标是避免停电。”协会下辖的十个最大成员企业,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帮助印尼国家电力公司解决电力短缺问题。

分析师表示,印尼煤矿企业“不惜一切代价要恢复出口”的意愿,可能会有助于问题得到迅速解决,尤其这些公司拥有足够的供应能力。

海狼研究(Seawolf Research)的煤炭分析师沃德尔(Matt Warder)表示,印尼煤炭当前月产量在4000万吨左右,这相当于其全年国内需求的三成,“因此,很难想象这种情况(禁令)会维持几周以上时间”。

或导致干散货船运费急剧下降

有市场消息人士在1月3日表示,在印尼港口已经装了半条船甚至已经装完船的运煤船都被禁止驶出印尼港口。

2021年前11个月,中日韩越印度五国煤炭进口印尼煤炭2.809亿吨,比去年同期增加4066万吨。

根据S&P Global Platts Cflow软件统计的数据,平均每月约有400 艘超灵便型船和巴拿马型船从印度尼西亚装载煤炭前往各个目的地。

许多观察人士预计,印尼此出口禁令可能会导致干散货船尤其是超灵便型船和巴拿马型船的运费急剧下降,亚太地区运力供给过剩。

据新加坡某一船公司的消息,许多正去往印度尼西亚装煤的散货船和那些已经到了印尼但尚未装载的散货船,可能会考虑在其他地方装货。

他说:“澳大利亚和北太平洋地区都无法额外给这些干散货船供货,船东没有太多的选择。未来可能会有一长串干散货船压载前往南美东海岸(ECSA)。

另一位消息人士说,大量散货船可能会选择压载去印度洋地区寻找货物,“印度洋的运费也将崩溃。”

而随着两种散货船转移到南美东海岸和印度洋地区,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对应运力将减少。一旦出口禁令解除,由于运力明显短缺,太平洋地区的运费可能会骤涨。

有印尼代理透露,根据 12 月最后一周的船舶清单显示,在禁令生效时,可能有超过 100 艘散货船在加里曼丹的港口和锚地装载煤炭。

另外一些满载准备启航的船只被拒绝航行许可。

更为糟糕的是印尼煤炭装卸港没有装卸船只的设备,这意味着在禁令期间部分或满载的船或将不得不留在原地。

一些印尼干散货消息人士称,他们非正式地听说,政府可能会允许这些船只将船上的任何煤炭运往印尼发电站。

另外还有经纪人表示,另外还有 40 艘左右的散货船原本计划前往印尼装煤炭。

对于在印尼已经装载部分货物或者装货完毕的航次租船的船东来说,如果租家依照政府要求,要求船东将货物运往发电厂,船东可向租家索偿从装货港到发电厂之间航次的租金、船舶在港的滞期费以及船舶的亏舱费。但若租约采用英国法解释,租家很可能引用不可抗力条款而免责,最终的损失均由船东承担。

但对于定期租约下的船东来说,租家将不得不承担由此产生的损失,在这种情况下租家很难将额外的成本转移给船东。

对中国市场影响有限

印尼是中国第一大煤炭进口来源国,但从当前国内产能与供需基本面来看,印尼煤炭出口禁令对国内市场影响有限。

公开信息显示,印尼是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国,也是中国第一大煤炭进口来源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1年前11月,中国进口煤炭2.9亿吨;其中,自印尼进口的煤炭占进口总量的61%。但国内煤炭整体对外依存度并不高,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前11月,中国产煤36.7亿吨,印尼煤炭供应仅占全国煤炭供应总量的4%左右。

中信证券研报指出,若印尼在1月全面禁止出口,中国在减少印尼进口煤炭的同时,可能会增加其他国家的煤炭采购;考虑到海上运输周期叠加通关时间等因素,预计实际影响将在1月下旬到2月下旬体现。届时刚好正值中国春节假期,结合中国1—2月的煤炭供应盈余,中国当前煤炭社会库存已经上升至2亿吨的历史绝对高位水平,预计基本不会影响中国煤炭整体总量宽松的基本面环境。

从国内供需基本面来看,去年11月以来,国内煤炭产量持续保持在高位,而去年底冬季开始,寒潮强度和持续性都不强,居民耗电量和工业用电增速不及预期,在基本面偏弱的情况,动力煤并未呈现强势一面。

广发证券分析师安鹏认为,1月中旬之前是各地的冬储需求旺季,近期多地煤矿安监有趋严预期,1月印尼限制煤炭出口将阶段性影响中国煤炭进口,预计动力煤供需面将形成支撑,煤价降幅有望放缓或企稳。

安鹏指出,印尼限制煤炭出口政策仍有变数,而由于资源到港也有时间差,国内煤炭供应保供政策持续,电厂库存普遍充足,填补印尼煤炭供应缺口并不难,因而短期对国内市场影响可控。

上海钢联煤焦事业部动力煤分析师詹妮表示,印尼方面将在1月5日评估国家电力公司与独立发电商的煤炭库存之后,再重新探讨煤炭出口禁令,因此其对全球市场能够带来的影响,需要在评估之后再进行探讨。

詹妮表示,目前全球煤炭市场结构分化,高卡煤受天气影响,煤炭生产发运受阻,供应持续处于紧平衡状态,价格易涨难跌。印尼中低卡煤炭资源受中国煤价走低影响,内外贸价差持续倒挂,进口煤市场仅有零星交易。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网

深圳瞬移达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主要专注于乌克兰空运、乌克兰海运、乌克兰铁路运输及多式联运;提供清关门到门、港到港、站到站的物流服务,并涉及乌克兰进口业务等相关领域。更多乌克兰物流运输线路,请咨询深圳瞬移达。

咨询热线

0755-23706972